【keywords start】道家思想,道家思想的核心【keywords end】 上仁3至治之道【文子】诗解(通玄真经注卷之十) 题文诗: 治大之道,不可以小;其地广者,制不可狭; 其位高者,事不可烦;民众也者,教不可苛. 事烦难治,法苛难行,求多难赡;寸而度之, 至丈必差,铢而解之,至石必过,石称丈量, 径而寡失.大较易智,曲辩难慧.无益于治, 有益于乱,圣人不为;无益于用,有益于费, 智者不行.功不厌约,事不厌省,求不厌寡, 功约易成,事省易治,求寡易赡,任众则易. 小辩害义,小义破道,道小不通,至道至情, 至情至通,至通必简.河以逶迤,故而能远, 山以陵迟,故而能高,道以优游,无为能化. 通于一伎,审于一事,察于一能,可以曲说, 不可广应.夫调音者,小弦则急,大弦则缓, 人之立事,贱者劳身,贵者劳心.至道言曰: 至道至天,至天至无,无形有气,至气至正, 义正神清,芒芒昧昧,因天之威,与天同气. 同气者帝,同义者王,同功者霸,无一者亡. 不言而信,不施而仁,不怒而威,天心动化, 至化自化.至圣真情,施而必仁,言而必信, 怒而必威,精诚所至.施而不仁,言而不信, 怒而不威,外貌为之.有道之治,治之以正, 正己正人,至治自治,其法虽少,民足以治; 无道之治,其法虽众,法繁民惑,治足以乱. 正文: 老子曰: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广者,制不可以狭,位高者,事不可以烦,民众者,教不可以苛。事烦难治,法苛难行,求多难赡,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铢而解之,至石必过,石称丈量,径而寡失,大较易为智,曲辩难为慧。故无益于治,有益于乱者,圣人不为也,无益于用者,有益于费者,智者不行也。故功不厌约,事不厌省,求不厌寡,功约易成,事省易治,求寡易赡,任于众人则易。故小辩害义,小义破道,道小必不通,通必简。河以逶迤故能远,山以陵迟故能高,道以优游故能化。夫通于一伎,审于一事,察于一能,可以曲说,不可以广应也。夫调音者,小弦急,大弦缓,立事者,贱者劳,贵者佚。道之言曰:芒芒昧昧,因天之威,与天同气。同气者帝,同义者王,同功者霸,无一焉者亡。故不言而信,不施而仁,不怒而威,是以天心动化者也。施而仁,言而信,怒而威,是以精诚为之者也,施而不仁,言而不信,怒而不威,是以外貌为之者也。故有道以理之,法虽少,足以治,无道以理之,法虽众,足以乱。 (默希子注) 老子曰: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广者,制不可以狭;位高者,事不可以烦;民众者,教不可以苛。事烦难治,法苛难行,求多难赡。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铢而称之,至石必过。石称丈量,径而寡失。大较易为智,曲辩难为慧。道隐小成,言隐浮伪。故无益於治,有益於乱者,圣人不为也;无益於用者,有益於费者,智者不行也。故功不厌约,事不厌省,求不厌寡。功约易成,事省易治,求寡易赡,任於众人则易。故小辩害义,小义破道,道小必不通,通必简。圣人通明,洞见未然,不以小蔽大,不以烦易简也。河以逶迤故能远,非一勺之水也。山以陵迟故能高,非一匊之土也。道以优游故能化。非即时所致也。夫通於一伎,审於一事,察於一能,可以曲说,不可以广应也。夫调音者,小弦急,大弦缓;立事者,贱者劳,贵者佚。言匀弦大小适中,治国者贵贱皆当也。道之言曰,芒芒昧昧,因天之威,与天同炁。同炁者帝,同义者王,同功者霸,无一焉者亡。同炁者无德而称,同义者救时之危,同功者与民同利。无一於此,以至危亡也。故不言而信,不施而仁,不怒而威,是以天心动化者也。五帝自然无为,与天同心,物禀其生,感而化也。施而仁,言而信,怒而威,是以精诚为之者也。三王精诚发内,动应於外,而犹有迹,未同於无心也。施而不仁,言而不信,怒而不威,是以外貌为之者也。五霸诚不由中,物无应者,故虽怒而不威。故有道以理之,法虽少,足以治;无道以理之,法虽众,足以乱。治存道要,乱存法多。 参考译文: 注释:文子认为:希望治理天下的君王,所秉持的治理方法不能取法太细小的事物,希望管理广大地方的人,所设定的法令制度不能太局限琐碎,位高权重的人,所负责的具体事物不能太繁杂,拥有众多人民的人,教化的方法不能太教条苛责。事物过于繁琐,就难以抓住重点,法令苛责刁难,就难以面面俱到,需求过于众多,就难以应付自如。如果一寸一寸的丈量,到了一丈之后就会偏差,如果一锱一铢的计较,到了一石的时候就会出错,需要用石称丈量的时候,使用适合的工具就不容易犯错,因此比较宽容的做法容易被人理解,而比较片面的行为无法被人认同。所以无益于治理国家的事情,反而有可能添乱的行为,圣人不会这么做,无益于完成事功,反而可能增加支出的事情,理智的人不会去做。所以希望成功就应该适当简化标准,做事情的原则应该是减少不必要的浪费,个人的私欲应该尽可能进行控制,所以标准合理就成功在望,不必要的浪费减少了事情容易完成,需求不多就容易满足,做事情时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就容易成功。所以为了琐碎的事情争辩容易妨害义理,为了无意义的行为信誓旦旦容易背离正道,太局限的方法一定不是通用的原则,能够通用的原则一定是放之四海皆标准的至简大道。河流逶迤前进才能致远,山峰陵迟堆积才能致高,大道优遊无为才能生化。所以那些只是精通于一伎,了解一事,熟悉一能的人,只可以说些具体的细节,无法讨论全面系统的观点。那些善于调音的人,总是小絃调的急迫,大絃调的舒缓,这样大小协调;办具体事物的人,总是使劳力者劳力,劳心者劳心,各尽其能。怎么说大道呢,大道是深远幽暗无形无状的,大道的运动借助于天地的力量,所以与天地共同变化,因此法天者,与天同气而变化就是帝道,法地者,与天地同义而养育万民就是王道,法四时者,与天地同功而节制四时之序就是霸道,无所取法者,自恃妄为,不亡何待。所以至人不言而信,不施而仁,不怒而威,这是至人动静与天地同气的原因。圣人施而仁,言而信,怒而威,这是圣人以精诚之心感动天地人民的原因;号称贤能者施而不仁,言而不信,怒而不威,只能依靠法令制度和强横的力量来维持,这是因为他们无法用心精诚,而只好装饰外貌,故作姿态,徒有其表罢了。所以如果能够用正道来治理国家,法令虽然少,也足以治理好国家,如果没有合适的方法治理国家,即使法令制度繁苛绵密,也只是足以添乱而已。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