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忘不了那个让我哭泣的回忆。杨世华道兄的文章让我感受到了王光德道长令人感动的故事。我一读再读,再读不厌,仿佛每一次阅读都能让我更好的感受到那些深情的回忆。 杨世华道兄的回答让我热泪盈眶,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也在那篇文章中流着泪,经历着王光德道长的苦难。 王光德道长羽化二十年了,我常常想:今日,是否还在玉京山上,是否还会时不时地想起我们这些凡人。我也常在梦中思念他。想着他在天上仙界的生活,不禁感慨万千。思维中渐渐涌起的那份喜悦,让我觉得能时常念其,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十年后,二十年后,始终放不下他的记忆。回无锡。他们路过洛阳,特地拜访我的道观。

我还没有恢复过来,就看到一辆醒目的车开到了我的门口。下车的是一个慈眉善目,容貌慈祥的老者——王光德道长。我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竟然亲自到我这里探访!王光德道长和我的几位姑苏道友闲谈了一会儿,然后亲手送给我一个非常值得收留的大雕画像。

后来,我和王光德道长有了多次的交往和对话。他的言语里流露出非凡的智慧和慈悲,深深地让我感受到真正的道的精髓。我和他交往的这段时间里,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回忆之一。

王光德道长已经去世二十年了,每次回忆他的生平和教诲,我都会感到心中涌动、凝聚着深深的敬仰和感激之情。如今,他的形骸虽已逝去,但他那慈悲为怀的道德和风范,却仍然闪耀在我的生命中。又能念起几人?纵然岁月无声,他的教化、引导和感召仍在悄然心头。到访的贵客是一位道教学者,他专程从其他地方来到洛阳拜访我。因为我们的兴趣相投,我们聊了许多话题,从黄老学说谈到了真武大帝,又从国内道教恢复的话题,谈到了海外道教文化的研究。我向他介绍了洛阳下清宫的建筑,告诉他它建立在年代久远的地方,但是大殿昔日供奉的真武大帝却在冯玉祥拆除时被摧毁了。听到这里,他立刻变得十分感兴趣。 我又向他讲述了一个故事:明朝时期,永乐皇帝想在武当山塑造真武雕像,于是传圣旨,召集天下所有的雕塑名家来出样品。但是所有的样品都没有满足皇帝的要求。后来,听说陕西凤翔的一位八十多岁的老雕塑家手艺非常出色,就传令召他进京面圣。据说当永乐皇帝出浴的时候,他的身材高大,圆胖的面庞,披发赤足而出。老雕塑家看到皇帝的样子很有智慧,就以永乐皇帝出浴的景象为原型,塑造了一尊披发跣足、手执宝剑的真武大帝像,面部表情呈现永乐皇帝的模样。永乐皇帝大喜,命令武当山以这个样品塑造像,一时名噪天下。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最初的塑像样品最终被送往洛阳下清宫供奉,一直到冯玉祥强制拆除为止。我说完了这个故事,那位贵客听得津津有味,也变得更加严肃起来。见到王光德道长时,他已经成为我莫大的神学导师和践行道德的楷模。他的豁达、宽大、智慧和慈悲,深深地吸引了我这样的道观住持。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个真正伟大的人,是那种心中无私、从不计较得失的人。而我,却常常被自己的私心和欲望所困扰。 经过几次见面和交流,我发现王光德道长的一举一动都处处彰显着他高尚的品德和道德境界。他不是那种口头上喊着“道德高尚”、“修行者”的人,而是实际行动践行,日常生活处处体现着他修炼的成果。他也不是那种口是心非、虚伪的人,他讲话没有假话、不存在华而不实等现象。他不用说,就让我感受到他的内在修为和人格魅力。 在那次见面时,我不知道面前的这位高道是谁,而他却对我这样一个普通的道观住持表现出了如此亲切和慷慨。当他给我三百元作为道观的维修资助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所说的那种真正的道德高尚,也因此得到了对道德的更深的认识。 如今,回忆起这些年与王光德道长的交往和感受,我仍然感慨万千。他的真正影响力和鼓舞是无法计量的。我常想,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像王光德道长一样具备这样的品格和道德,这个世界将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地方啊!的道观,这时一个门房进来通报说有贵客到访,我就向道观门前走去。走到前面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是王光德道长。他带着几位道友,看起来非常高兴。我迎上去招呼,又一起去了后院。那个时候正是夏天,烈日炎炎,长春观后院盆栽的荷花正盛开,虽然盆栽过于娇贵,但是还是相当好看。我们就在盆栽荷花的旁边坐下来交谈。 那时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于是我便跟道长请教了一些关于修行的问题,道长则和我分享了他的一些修行经验和生活感悟。他告诉我“修行心是最重要的”,还说到“修道之人应该注重实际生活,不只是关心修行的事情”。他的话让我的思维发生了一些改变,而我对他的尊敬和钦佩也更加深了。我们聊了大约一个小时,聊完之后,他走前即将走向我的时候,又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觉得王光德道长那种真诚和谦虚,真正地感染着我,让我也产生了类似的心境。那次见面虽然短暂,但是在我之后的修行生涯中,都会时不时想起来这个经历,从而找回对修行信仰的坚定和美好。=text-align:center;>

在见到王光德道长之后的那段时间里,我还和他保持着联系。他时常给我来信,分享他的修行心得和生活经验。他还邀请我去武当山参加他们的学术研讨会,和提供一些我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我热爱道教,同时也非常敬重王光德道长,所以我也很想去武当山,和道友们一起学习交流。 在我刚完成的拙著面前,我很自卑,想得到王光德道长的指点和提携,所以我把这本书拿给他看。他看完后,还赐予了我三幅题字,让我自己选用。这对于一个初次发表著作的我来说,可谓是一份非常珍贵的荣耀。 我用心地研读了他的信和题字,深深感受到了王光德道长对我深切的关怀和认可,而这种关怀和认可,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这份荣耀,让我更加珍惜并认真对待自己的学术研究事业,同时也更加感恩于他对我的激励和帮助。邀请我谈论了我的著作《道教手印研究》。我非常感激王光德道长在这部著作的出版过程中给予我的支持和鼓励。如果没有他的指点和激励,我可能无法完成这部著作。当然,我也不能忘记我的学生梁崇雄道长的帮助,他将我的书推荐给了香港的青松观书资助,并使其在宗教出版社出版发行。 现在,王光德道长已经羽化登仙,而他在我著作上的信与题字,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回忆。在我心中,他的支持和关心将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中。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将继续怀念和珍视他的激励和支持,并将其体现在我的学术研究中。天空,感觉到自己已经泪眼朦胧。当我被告知王光德道长已经羽化登仙时,我的内心十分震惊和悲痛。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于是我又问了一遍,但是得到的回答仍然是确定的肯定。 那一天,我像在恍惚中度过一样感觉迷茫和不安。王光德道长这个名字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写了一首哀悼的诗,名为《哭光德》。 我举起酒杯,向青山敬了一杯,把酒泼洒在草丛中。青山依然记得着王光德道长年轻时的辛酸,微笑着在坟墓旁等待他的归来。而他已经化作缕缕青烟,飘荡在苍穹之上。 我的泪水滴在衣襟上,痛哭声萦绕在我周围。他已经化为青烟,直冲霄汉。他已经离去,但青山依然记得他的音容。 那天晚上,我仰望天空,心中充满痛苦和思念。王光德道长将永远留在我心中。/c161114/14a25313T9KB.jpg>

寒风呼啸,凄凉的气息在苍天中盘旋。我站在摔琴坟前,痛苦地回忆着我所经历的辛酸。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感觉心中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你已经羽化登仙,离开了人世。但是你的清白和善良始终留在人间,永远不会被人所遗忘。 几日后,我和杨世华道兄一行三人从武当山归来,路过南岳。闲言闲语中,我们谈到了刚刚失去的王光德道长,唏嘘感慨不已。 杨世华道兄走后,我又是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我再次起床,一气呵成为这首诗谱上了曲,竟然一次成功,一个音符也没有修改。 那个寒冷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在房间中弹着琵琶,唱着这首歌曲。渐渐地,我的情绪被深深地触动了。泪水不可遏制地流淌,我哭了,哭着哭着便睡着了。ext-align:right;> 2017年9月7日南岳斯文

第二天,我突然感冒了,毫无预兆。黄至安会长认为我教学太过辛苦,所以宣布给我和学生们放一天假,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但她没有想到,这与昨晚的事情有关系。我不停地想念王光德道长,导致我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才导致了我突然感冒的情况。 后来,陕西省道教协会的贾慧法道长看到了这首《哭光德》的曲子,还将它发表在了《三秦道教》上。 前几次举办纪念王光德道长的活动时,我并没有被邀请参加。但是我并没有抱怨,毕竟大家并不了解我与王光德道长之间的深厚缘分。 在王光德道长羽化二十年之际,我第一次被邀请到武当山参加纪念活动。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能与道友们一起怀念我们敬爱的王光德道长。 最后,我借用了唐代诗人韦应物的《闻雁》的意境,将其中的“悠”字改成了“忧”字,来结束我对王光德道长的怀念。 “故园眇何处,归思方忧哉。淮南秋雨夜,高斋闻雁来。” 这是我在2017年9月7日南岳斯文写下的。这是我在2021年11月24日晚上,在武汉大道观翠云楼清君阁写下的。作为本文的作者任宗权道长,我希望在转载时请注明我的名字和出处,以表尊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