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炼丹术和玄学,都是以道教的自然理论为基础的。汉魏时期,明说之风盛行,佛经翻译较多,于是佛教就脱离了炼丹术,进而谈到了炼丹术的奥秘。”清净无为。其中进化的关键有二义,一是佛,二是道。从这二义来看,变化是有利的,到了魏晋时期,已成为玄学的一大宗派。” ① 这已得到学术界的认可。 张展也曾说过:“其解释往往与佛经一致,与老庄的解释大体相同。”③他含蓄地指出佛经受列子的影响。 佛教初来时,用的是道家思想、儒家思想、易经哲学、格依佛教。 当时的佛教法师及其助手,对中国古籍了解甚广,相当精通。 比如著名的道真善文学,鸠摩罗什、僧侣善老庄。 当时民间涌现了大量的先秦藏书,佛教是当时封建社会的地主阶级之一。 他们可能收集或阅读过各种先秦善本和列子。 目前不能排除这两种可能(佛寺在古代属于地主阶级,常常收集孤立的古籍参与或创作佛经。《乐经》、《开元禅经》等书籍被曾被寺庙收藏)。

东汉佛教传入后,初依附黄老之家,魏晋时期依附玄学。 南北朝时期,佛教逐渐独立。 到了隋唐时期,它已得到高度发展,并形成了各种教派。 佛教般若思想是晋代传入中国的一种思潮。 佛教徒用形而上学的概念和命题来阐明自己的思想,以便使这种思想更容易、更快地进入上层统治阶级和士大夫阶层。 但由于过多地运用老庄形而上的概念和命题来解释般若经典,导致佛教在一定程度上被形而上化。 玄学宗派众多,如鬼无宗、重幽宗、独化宗等,这些宗派的影响造成了佛教内部的分裂。 “七宗”争议。

佛教和道教有相似之处。 佛教传入中国是由于道教的传入。 佛教教义的中国化和道教、道教理论的进一步发展,是佛教与道教竞争与融合的结果。 朱熹批评道教:“道士(指道士)有《老》、《庄》书,而不知读之,皆为石氏盗用,而仿经而行。”施家之教。如富家子弟,所有宝物皆读,被人偷走,却去收拾人家破鼎”(卷125,P.3005); “佛教偷了老子的好处,但后来道教只偷了佛的坏处。比如道教有一件宝物,被佛教偷走了。可笑的是,道教后来只得到了佛教的碎石”(卷126,第3009页) ),说明佛教依托老子,借用道教渗透到中国,然后嫁接花木,窃取“老子”的精髓为己用。 佛教从道教宝库中盗取的最珍贵的宝藏,就是《老子》中所表述的“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的世界本源观(《老子》第40章)。 ”)。 佛教的“空”借用了老子的“空”,老子的“空”诠释了佛教的“空”。 因此,朱熹说:“我怀疑佛教徒初来中国时,多是偷用老子的思想来写经,就像说虚空无处一样”(卷126,第3008页)。 具体来说,“袁等大师及赵师徒徒惟言庄老,后人亦以庄老助禅”(卷126,页3025)。 佛初来时,只有《四十二章经》。 金宋之际,有义之论,但皆抄袭老庄、庄子,而以列子为重”(卷126,页3038)。金宋之佛教,慧远、僧昭的著作,以及后来的禅宗,都与老子、庄子、李子的学说密切相关。

怀疑列子的风潮是从佛教柳宗元开始的。 此后,高思孙、叶大庆、黄震等人相继提出质疑,并对其中的诸多内容进行反驳。 起初,人们只是认为《列子》的某些部分不是列子自己写的,而是后人添加的。 。 但我不认为《列子》是一本假书。 然而却引起了后世许多极端的反应。 世子、儒生纷纷追随他的脚步,纷纷质疑列子,从而积累了虚假。 《伪文纂要》引朱熹说:“观其言气入门,骨归根,何以生存?即佛经四大分,现在我陷入了妄想。我应该在哪里?” 这就是它的来源。 如果这样的人很多,他在这里写下一两个,就可以看出他是抄袭的。”但是朱熹的意见是佛书抄袭了《列子》,他在《列子》中说得更清楚了。 《玉垒》明白:“今观《圆觉》,曰:‘四行散乱,今我妄想,应在何处?’” 这是盗用《列子》的话:“骨归其根,神入其门,何以生存?” ”(卷126)可见,伪文的编撰是断章取义的。

20世纪20年代和1930年代,学界突然兴起一股“疑古”、“辨伪”的思潮。 当时的学者们想效仿美国,全面西化。 钱玄同说:“如果要废儒、灭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所有中国书籍放在高柜里。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书籍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这两类……为了要防止中国被灭亡,要使中华民族成为二十世纪的文明国家,根本的解决办法必须是废除儒教、消灭道教,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废除记录儒教和道教神话的中国文字来解决。 ” 由此,我们也可以一窥清代一些学者对于传统文化的态度。 然而,传统文化是交织在一起的。 批判中国文化,首先要批判儒家、道家。 批判儒道,也要批判道家,道家是文化的根本。 这就是所谓的“清源”。 在当时这种思潮的影响下,先秦诸子的许多著作,特别是《老子》、《庄子》、《列子》、《文子》等道家著作,都被“夺”了一把。一个。 ”它问世后,成为人们争论和批评的对象。比如,最早的《庄子》是佛教,《老子》抄袭《庄子》,《老子》是战国后期晚期的,《文子》是后世的伪造品,而《河管子》则是后世的伪造品,如果不是后来的秦汉残片竹简发现,几乎所有的道家经典都成了伪书。 《列子》一书最为激烈,但当时有学者在研究列子、杨朱思想时,认为书中材料大体可信;20世纪90年代后,假书论被全面驳斥。近年来,随着中国思想史研究整体认识的提高,关于《列子》的真伪,学术界基本认为《列子》是一部先秦著作,但鲜有报道。其中的一些段落为后人所审问。 可能的。

说《列子》抄袭《庄子》,混杂其他书籍,也并非必然。 为什么《庄子》等书不能引用《列子》呢? 不能因为孙子长得像爷爷,就说爷爷不能有孙子。 特点,所以爷爷是“假”的!

至于《列子》中佛教的影响,也并非必然。 《列子》中没有直接的佛教用语,也没有明确提到“佛”。 西方说有圣人,不一定是指“佛”。 列子讲寓言的时候,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列子》中确实有类似佛教的思想和观念。 但这并不能证明列子受到了佛教传入的影响。 相反,它应该是古代道教与佛教在修行智慧上的天然联系。 从《列子》来看,没有佛教专用名词的概念。 而且,佛经翻译最初注重的是“地理意义”。 每当用道教术语来翻译佛教时,我们如何用类似的术语来确定列子受到了佛教的影响呢? 这是一个彻底的逆转。 因果。 说《列子》受佛教影响的学者,既不懂佛,也不懂道。 根据这个间接索引的印象,《圣经》还可以解释各种佛教原理。

而来中国卖鸡翅、薯条的外国人却为了打开当地市场而卖豆浆、油条。 但也不能反过来说,当地的豆浆油条是抄袭那些卖鸡翅、薯条的。 当然,长期缺乏社会动乱、文化自卑、主观感受等信息也可以被用来推销豆浆作为土豆卖家或受土豆影响的发明。

现代证明《列子》为伪作的学者基本上并没有深入探究《列子》本身的思想内容,而只是从一些不可避免的细节出发,大胆地断定《列子》是伪作。 由此可见现代人治学之轻薄。

古籍经多次编纂,有时“徐子”是某派的著作集,不一定是“徐子”的个人专着。 所以,《列子》不一定都是列子写的。 有可能是后人编的,但后人编的也一定有自己的根源。 列子的主体仍然是列子思想的体现。 这无疑是事实。

从《列子》的思想内容和行文风格来看,《列子》应该保留了列子的大部分思想资料,是研究原始道家思想的重要文献。

诸真学派的代表观点,请参阅严凌风的《列子的诬陷及其中心思想》(台湾:文史哲出版社,1994)和马达的《列子真伪研究》(北京出版社) ,2000)武夷内雄《列子冤词》,陈谷英、唐永同、胡家聪、陈光中、马马等。 单篇论文,珍珠派有岑仲勉的《列子非金人伪造》(金叔着《文史两周》《再论列子真伪》,中华书局,2004年)和刘林英《列子抄袭佛经三部》《确凿证据的驳斥》《列子真幻观有本土渊源》徐康生《列子考》(载《道教文化研究》卷一) )等,以及其他崇尚真理的学派的理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