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撄宁图片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陈撄宁在近现代中国道教史上以独到的“仙学”贡献和爱国情怀闻名。他是一位融合道教思想与忠诚爱国于一身的道士学者。在动荡时局下,他勇敢地探索和革新了道教理论,开创了新的思想。

陈撄宁(1880年—1969年),字子修,道号圆顿子,出生于安徽怀宁县。他自幼醉心于儒学,并在10岁时就开始对仙学产生了兴趣。可惜,他在青少年时期患上了童子痨,这让他不得不四处求医。在治疗过程中,他学习过中医、道教仙学修行法、儒学修行法等各种学问。通过多年的学习与探究,陈撄宁坚定了对仙学的信仰,并通过学习和对比各种不同学问,最终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对于“祛病延龄”的向往,引领他踏上了修行之路。正如他自己所言:“偶然看到一本医书上介绍了仙学修行法,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尝试实践。起初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效果,我感到很失落,但是我相信只有继续坚持下去,才能使它真正发挥功效。最终,我的身体逐渐得到了恢复,我的人生也就从此开启了研究仙学的新篇章。”

在修行之路上,陈撄宁前往苏州穹窿山、句容茅山、即墨崂山和湖州金盖山等地,寻访名师,同时在32-35岁期间,他用3年的时间通读了《道藏》。在接下来的20年时间里,他专心研究仙学,并从传统儒释道,特别是道教中提炼出了一门健康养生学。炼养极生、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是神仙道教的信仰核心,但陈撄宁的仙学并不简单重复这种信仰,而是具有时代特色和个人创造的独特性。

在晚清民初时期,西方学术影响开始渗透进中国,这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学问提出了新的挑战。陈撄宁面对这样的情况,主张在保留传统文化精华的基础上,结合现代学问,探索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这也是他一生的理论贡献之一。

地将近代科学精神引入仙学中,认为仙学不仅是一门可以实修实证的学问,而且具有实验性质。陈撄宁除了深入研究仙学修养法外,还广泛涉猎各种科学书籍。加之他的兄长精通理工科,让陈撄宁能够接受物理、化学、数学等现代科学知识,拥有近代科学的思维方式和视野。他首先清除了三教中的迷信成分,并明确指出仙学不涉及佛教类修行,如念佛、画符、念咒、拜忏诵经等,还认为“符咒祭炼”等奇妙法术大多是虚无缥缈的。陈撄宁强调仙学的实证性质,并明确指出:“仙学乃实践人、现实物、真实情境、实际问题,是一门实践修行、实践经验的学问。”在实践方面,陈撄宁的仙学体现出以顺欲节欲为原则,即反对纵欲,但不要求夺欲绝欲。

此外,陈撄宁提出的四大原则,即务实不虚、论事不论理、贵逆不贵顺、重诀不重文,也体现了仙学所追求的科学精神。由于拥有科学知识的背景,陈撄宁创造性地将近代科学的思维方式引入了仙学之中,融合了现代科学和传统文化的智慧,为仙学注入了新的思想风貌。陈撄宁重视发展道教理论,在其仙学中融合了物理学、生物学以及进化论等现代科学理论,对“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等仙学命题进行了深入阐释,使其得到了更为清晰准确的科学解释。此外,陈撄宁还擅长运用学术名词和学科交叉的视角,如用物理学中的“中子”“电子”“原子”等名词来解释“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含义。

仙学中充满了浓厚的爱国思想,这是陈撄宁仙学最为鲜明的特点之一。生于时期,身处风雨飘摇的社会背景下,他高度关注国家的命运和发展,提出“仙学救国”的口号,并将弘扬仙学视为振奋中华民族精神和强健国民体魄的最高使命。他在《论<四库提要>不识道家学术之全体》中指出:“道教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寄托……信仰道教不仅可保身,弘扬道教更是救国之要事。不要因为消极的态度而苟求生存,而应该采取积极的方式来寻求存活,这样才能让我们的民族重获复兴的希望。”在国家遭遇危机和困境的时候,陈撄宁反对仙学中被动遁世的观念,提出应该发扬道教救灾拔苦的济度精神,将其作为团结民族的一种工具和手段。在他看来,学习仙学不应该仅仅是为了自己个人的得道成仙,而应该将所学到的实践经验用于救国济民。虽然人们普遍认为道家主张“无为而治”,强调个体平易恬淡的生活状态,不太关心世俗事务,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社会层面,道家同样关注国家社稷的命运,认为“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这表明了他们对国家社会稳定的重视。个体的平易恬淡和社会环境的稳定密不可分,而社会环境的稳定离不开个人的努力和实践。同样,仙学的持久发展也需要稳定和平的社会环境,否则难以长久延年益寿。陈撄宁高度评价了道家应变能力的价值,并提出“只有从道家入手,将精神与物质统一在一起,才能实现自救和拯救他人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陈撄宁在仙学的倡导推广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他担任上海《扬善半月刊》、《仙道月报》等杂志的主编,以此为阵地,大力宣传和推广仙学。他公开回复各方来信,与众多优秀道士联合,团结力量,发挥作用。

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古老的道教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道教人士热烈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忠诚于人民政府。陈撄宁发挥着道教知识分子的聪明才智,以爱国精神为动力,奋发而起,试图在近现代科学思想的浪潮中,对传统道教进行尝试、探索和革新。他以此应对新时代、新世界的挑战,探索道教现代化的路径,对于道教思想发展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被誉为“仙学巨子”。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陈撄宁以强烈的爱国热情,想方设法地挽救道教由于日渐衰落的局面,让道教重回正轨,为道教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在1956年与道教界人士发起筹备中国道教协会,并在1957年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一届副会长兼秘书长,1961年当选为第二届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成为共产党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的组成部分。

在我们探究宗教中国化进程的今天,重视挖掘和整理陈撄宁这位近现代道教领袖的学术理论和思想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正如古人所说“不思前人,则无以至道”,陈撄宁以其独特的视角和出色的才智,在传统道教的基础上,创造性地融合了现代科学思想和国家民族福祉的追求,对于将中华民族古老的道教思想与现代社会的发展相融合,开辟了新的方向和带来了新的启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