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列子、庄子、管乙子、张道陵、葛洪、

陈抟、丘处机、王长岳、陈滢宁、易新滢、

道教是继承道家思想流派发展而形成的

道家思想怎样才能被道教所接受并成为立教的理论基础呢? 要了解这个道理,我们还得从道家的著作中追本溯源。

早在战国时期,齐国稷下的黄老学派就已将黄帝与老子合二为一。 所谓:“道教源于黄帝,融于老丹”。 但此时的黄老学派,却把黄帝、老子“清静无为,自然而治”的思想作为学术研究来研究,并没有神化黄老。 后来,黄帝成为众仙扮演的“骑龙升天”的仙人。 老子又是一个“行流沙不知其处”的多疑之人。 《老子》这本书被称为“言辞微妙,难以理解”,其中很多话可以借用作为修仙者的理论依据。 而《庄子》这部老子的传承和微作,记录了黄帝到崆峒问广成子的故事,描写了妙姑射山上“风姿绰约如处子”的仙人,以及老子的继承者。 于寇的“逆风而行”等等,以及“以督为经”的修炼方法,都为修仙理论提供了依据。 齐国邹衍将《洪范》五行演绎为“五德至始之运”,创立阴阳五行学派。 邹衍的“五德终始”说,为齐岩方士修仙提供了理论依据。 与此同时,在南方的楚国,也流传着许多童话故事。 例如:彭祖到殷末活了767岁,没有衰老; 三鹿大夫屈原在他的《楚辞》里能一口气列出那么多神仙,他的《养育篇》更是能把《修行之道》说得如此详细。 难怪冯友兰在《重议楚辞哲学思想》一文中说:“屈原著作中的精神学说,也可以说为道教的形成提供了思想素材。” 冯友兰认为:“黄老之学,汉末终于成道”。

战国时期流行的:《玉佩行气题》、《却古十七篇》、《指路图》(后两者可见于马王堆出土的帛书中),均属道教。修仙丹药学校。 由于道家学术思想继承于古代文化,其形成因素是多方面的。 《汉书·艺文志》记载汉初“道家三十七家,九百九三篇”,其主要目的是“上建县,上冲虚”; 另有《仙书十卷二百零五卷》。 西汉初期“道”与“仙”仍有区分,到了东汉逐渐融合在一起,进而纳入道教。 再加上佛教传入中国的影响,以及汉末皇帝对老子的崇拜,皇帝正式神化了老子。 延熹八年,桓帝两次遣使到苦贤寺老子。 一次是正月,一次是十一月。 又是“涿龙宫老子祖庙,以文舆为坛,饰纯金扣,设华盖坐,以郊享天”。 西汉之初,以《老子》之学为南面治国的“黄老学”是人,到了汉末却成了“黄老学”。上帝”。 仙丹术“黄老道”也随之形成。 自汉舜帝其师于吉于曲阳泉从琅琊宫崇一宫得《太平清灵书》(太平经)以来,民间就形成了原始的道教组织——太平道教。 太平道以《太平经》为主要经典。 据《后汉书·项开传》载,《太平书》曰:“其言以阴阳五行为本,而巫术杂语、杂语甚多。” 《太平书》蕴含着反对掠夺、救民解苦、追求平等的思想。 理想社会的受苦思想无疑是从《老子》的思想渊源中提炼出来的。 后汉舜帝。

汉安时期,张道陵在四川创立了另一种原始道教——五斗米道,即天师道,又名正一。 五斗米以《老子》为主要经典,是信徒的必修课。 据《后汉书·柳岩传》和《三国张鲁传》注《典略》中说:“主用《老子五千篇》,使京师学”。 《老子五千文》因张鲁版本的五千字而得名。 与清代光绪年间发现的《老子道经·尚香儿》中的“香儿二十七戒”相联系,注释“老子”道教创始人应为张道陵至张鲁。 《老子相二朱》至少是张鲁在定稿五千字版本时丰富和完成的。 五斗米道除了以《老子》的宗教注释为学说外,还融入了长生不老、炼丹、命理、神符、符咒、内外丹药等内容。五斗米法直接从老子发展而来。直接继承了综合道家的思想。

源于黄老学的黄老道教(房仙道教)、太平道教、天师道教,以及晋南北朝时期出现的北天师道教、上清道教、灵宝道教、伯甲道教、楼观道教等。 经过各派道教人士的努力,创造了众多的道教经典、经典,奠定了隋唐以后道教的理论基础。 这些著作题材广泛,“包罗万象”,可以说对我们的民族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回顾历代正史中的《艺文志》、《经记志》等志成和编纂道教经书、经书的《道藏》,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道教与道教的传承关系。道教。

道教是在中华民族的领土上形成和发展的,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 它具有中华民族的风俗习惯、特色和民族气节。 它并不是从“一无所有、茫茫荒野”中凭空出现的。 道教也吸收了一些外来宗教的东西来充实自己。 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宗教斗争。 道教有时会因为民族冲突和政治斗争而遭受挫折。

道教是中国文化的产物。 它是基于道家思想的产物。 用道教徒自己的话说:道教是“黄老遗风”、“老庄家传统”。 这并非遥不可及。

创立于金元时期的道教全真派,“其修行大体以知心性、除情欲、忍耻辱、苦己利人”。 老石曰:知男守女; 知其白,守其黑; 知其荣,守其辱。 日日顺便损坏,屡次损坏,以致于无为。 庄生曰:言谈心神,合气于大漠,清纯恒常,胜于于旷。 外天地留下万物,根深蒂固,宁静。 有成才者,无形德者,皆真。”(《甘水仙缘录·郝太古道碑》)。这段话虽不涉及全真派的内丹修行,但祖上对老庄的记述却十分准确。

综上所述,可以说道教是对道家思想流派的继承和发展。

道教与道家密不可分。 先秦西汉的“道教”与东汉的“道教”有着不同的面貌。 它们如何结合? (因为他们有共同的信仰。 你信什么? 就是老子的道。) 东汉张道陵创立宗教之前,只有“道教”而没有“道教”。 然而,“道教”思想的萌芽却早已潜伏在“道教”弟子之中。 然后逐渐发展起来。 自“道教”出现以来,除了少数古籍外,再也没有关于“道教”的新著作流传。 我们是否盲目地相信它的继承者将永远被切断? 其实并不是。

纵观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朝、宋、元、明、清,整个“道教”完全被“道教”的哲学精神所笼罩,包括宫廷、反对派、国内外的知识分子。 各信仰人士以治国修身之道来崇拜老子; 在隐逸、全真之道上,都追随庄子(庄子在道家的资格与儒家的孟子平起平坐,儒家崇拜孔孟,道家崇拜老庄,也称为); 关于神化的传说,都是在列子的幻想基础上展开的,甚至更加淋漓尽致。 “荒唐怪异,非君子之言也。” 但刘翔不得不承认列子是道士)。 在这种情况下,以理论为中心的“道教”和以宗教为中心的“道教”就融为一体,实际上密不可分。

尽管道教界历来受到儒家的排斥和外界的嘲笑,但道教自身的半世半俗之风却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是什么原因? 这是因为它的教义和教义深入人心,传播到社会各个层面,满足了群众的需要。 我们今天研究道教,必须对这一重大社会问题有清醒的认识,否则就无法批判地接受。 批评者绝不会心痒痒,但赞扬者可能就不合适了。 过去学者们想不通,为什么“道家”哲学思想会与“道家”宗教信仰混杂在一起? “道教”老子为何成为“道教”之神? 他们经常着书立说,试图让“道教”脱离“道教”,使太上老君无法坐稳三清宝座,但却浪费纸笔。那些文章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它们既不了解社会大众的心理,也不了解道教的历史根源,这只是学者的看法。(重定向至闵志廷)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