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载他是河南安阳人。在道家养生术这一领域,魏伯阳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权威,他融合前人的思想,自成体系,成为了后世炼丹术的圣经。在这部大作中,魏伯阳融合了许多隐喻,寓意深远。像他自己的名字一样,他用“魏”表示境界,用“伯阳”寓意阳刚之气,展示了养炼的境界。我是魏伯阳,你们可能知道我名字,但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人。其实,我生于古郐国,是一个出身平凡的百姓。在我写的《周易参同契》中,我曾如此自我介绍:“郐国鄙夫,幽谷朽生;挟怀朴素,不乐权荣。”我生于幽静深山老林中,胸怀朴素的大道,不追求权势和荣华富贵。通过这样的自我介绍,我明确了自己的籍贯、身份地位和志趣。而“郐国”则是我舍今用古的隐喻手法,表达我对古代文化的深厚感情。古郐国在西周初年建国,一直是一个文化相当发达的诸侯国。如今,其都城依然保存,追溯古郐国的历史和文化,也是一件极为有意义的事情。大家更了解我的身世和籍贯,我要再说一遍,我生于古郐国,一个文化相当发达的诸侯国,位于今天的河南密县,远古时则曾是西周初年的封国。密县在我生活的时代是属于中央直辖区河南尹的一个县城之一。郐国的南邻是另一个小国,叫做密国,到春秋时则被郑武公所灭併入了郑国。西汉时,古郐国和密国原址上建置了密县,而东汉时期,本县属于中央直辖区河南尹治所在地洛阳的二十一个县城之一。

密县位于中岳嵩山东麓,三面群山环抱,有大隗山、梅山、径山等,山谷丘陵多,平原少,是一个地势起伏不平的浅山丘陵区。正是这个优美的自然环境,让我深深地感受到“幽谷朽生”所描绘的美好境地。可见,密县古称“郐国”非常确切,而“郐国鄙夫”则是我自己谦虚的称呼,我舍弃了“东汉密县人”的今称。

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介绍让大家更加了解我的身份和籍贯。为了让后人了解自己的出生籍贯和意趣,我采取了隐晦曲折的文笔来表达,这与我所写的《周易参同契》一书的文字体例是一致的。但令我惋惜的是,后人竟然对我的初衷产生了误解,不知他们是不了解古郐国的历史,还是有意识地曲解我的文字,竟把“郐”改为“会”,错误地将“郐国”妄称为“会稽”,导致我被误认为了“会稽人”。南宋的大理学家朱熹就犯了这样的错误。我应该以事实为依据,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让魏伯阳“东汉密人”的真实籍贯得以被传承下去。 在东汉时期,大兴谶纬之风。因此,文人的不少文字都采用了谶纬这种谜语式的隐喻手法,我的籍贯也不例外。我的姓名也采用了同样的手法,比如在《周易参同契·五相类》中,有这么一句描述:“委时去害,依托丘山,循游寥廓,与鬼为邻。化形而仙,沦寂无声,百世以下,遨游人间。” 这样写出来,就使我的名字变得更加神秘,更容易让人记住。我在这里用隐语署下了自己的名字,通过谶纬之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在《周易参同契·五相类》中,“委时”四句中,“鬼”与“委”相合,形成了我的姓氏“魏”。而“化形”四句中,“仙”与“百”形成了我的名字中的“伯”字,因为“伯”与“佰”通音,相通易懂。同样的,“敷陈”四句中,“陈”的左边“阝”,与“汤”的右边“易”合成了我的字中的“阳”。最后,“柯叶”四句中,前两句以“艹”字头相连,后两句以“吉人”相加为一字,形成了我的字中的“著”。 通过这种隐藏身份的方式,我达到了一种出世的心态,在避免灾难和祸害的同时,随处游走于山川之间,与仙人为邻居,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我相信,只有放弃名利,才能真正专注养炼,达到结丹的境界,从而长生不老,甚至在百世之后,仍能在人间来去自如。我就像展翅飞翔的鸟儿,可以俯瞰整个宇宙,并在此基础上,超越时间和空间,俯视整个东南方,洞晓宇宙的奥秘。我身处东汉大兴谶纬之风的京畿之地,是黄老道从宫廷信仰转入民间信仰的特殊历史时期,大约从汉安帝到汉桓帝(公元107——167年)这一时期及其前后。我出身于高门望族,自幼受过正统的儒学教育,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蒙受着谶纬神学思想的儒家经典;同时,也接受了流传于民间的黄老道的宗教观点,更深入了解了民间流传的神仙丹术思想,因此,我深爱道术,到处寻师访友,寻求更广泛的知识和见识。 据说,我曾云游到长白山,遇到了一位道行高深的真人,他传授给我合炼神丹的知识,教我如何从食物中提炼出灵魂和生命的精华,从而炼制成能够延年益寿,乃至长生不老的神丹。这个神秘的过程被称为“服气炼内丹”,是我掌握的高级术法之一。 此外,我在撰写《周易参同契》时,也谈到了另一种炼丹的方式——“烧制成外丹”,这种做法是把金属和其他材料加热,炼制成可以服用的丹药。这两种炼丹的方式都可以帮助寻求长生久视的人达到自己的目标,成为永不老去的神仙。通过不断研究和实践,我已经逐渐掌握了这些术法,并有了一些独到的心得体会。这就是我所要达到的最高境界。我得到了丹书《龙虎经》,开始潜心研究其中的炼丹秘诀。经过多年的苦心钻研,我深刻理解了其中的奥妙,并将其运用到实际操作中。 回到洛阳后,我隐居山林,开始修炼养性。经过多年的修行,我终于功成。由于我学识渊博,对百家思想都有通晓,尤其是对大易、黄老、炉丹学说非常熟悉。在继承古代《龙虎经》的基础上,我亲自反复实践,融会贯通,达到了当时炼丹水平的最高峰。 在我炼制神丹的时候,我带了三个。大丹炼成后,我发现其中有两个是不诚实的,于是我设计了一个考验。我先给一只白狗喂了一粒丹药,结果它立即倒地而死。其他两个徒弟看着白狗惨死,不收敛,继续面面相觑。我微笑着拿出一粒丹药,呑服之后也倒地而死。其中一个徒弟深知我的为人,也呑服一粒丹药后就倒地而死。最后一个徒弟心存狡计,并没有错服丹药,也没有下葬我和师兄的遗体,就卷起包裹下山而去。 这个经历让我深刻认识到,一个人的品德是炼丹成就的重要因素。炼丹是一门高深的术数,需要有清心寡欲的品格和坚定的信念才能够成功。我和我的徒弟一起在山路上行走,碰到一位打柴樵夫,我把信交给他带到故乡,让亲友们知道我还健在。据说出走的两个徒弟看到我的信后懊悔不已。 有一个流传着的传说是,我曾炼制出神奇的丹药,成就了长生不老的梦想。我并没有保守秘密,而是诚挚地告诉后人丹药的制作过程。 首先是内丹:我的基本原理是掌握《易经》中的乾、坤、坎、离四卦。其中乾坤象征天地,乾在外坤在内;坎离象征阴阳二气,上下沉浮。日月运转有着如风箱一样的呼吸节律,一动一静,一进一退,如此生生不息。 其次是炉丹:我认为制作炉丹需要耐心与恒心。只有认真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才能够把天地之气凝聚成为精华,让它们化为我们需要的灵丹妙药。炉丹须在特定的炉子里,逐级加料,渐渐升温,然后冷却,从而逐渐凝结为灵丹。这样炼制出来的丹药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可以帮助人们达到长生久视之梦。 最后是外丹:这是一种将酒精、金属等材料加热烧制成的丹药,可以提高人体的长寿能力。我所炼制的外丹中采用了红色、黑色、白色等各种材料,精心混合而成,拥有强大的药效。 如此三种不同的炼丹方式,分别能够帮助人们达到不同的长生久视之梦。最后,我和我的徒弟服下神药,终于一起成仙而去。阴阳交融,在气息自然流动中达到顿悟的境界。这是“大定之后,揭竿而起,华岳云水,净秽同观”。

第四阶段是化神还虚。这需要长时间的缓慢内观,通过对身心灵的深刻洞察和探索,达到真我本源的领悟和开启。最终归于虚无,回归宇宙。这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

我认为,人的生命是天地阴阳运动的再现。我的内丹修炼法共分为四个阶段和四个境界。 第一阶段是筑基,通过修复、补益身体机能,达到精、气、神三全的境界,达到“内以养己,安静虚无”,“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 第二阶段是炼精化气,也称为小周天。通过用意念将气运行体内,沿督脉上行,过三关到泥丸,再沿任脉下行入丹田。这对人的作用是“阴阳互会”、“真人至妙”。 第三阶段是炼气化神,也称为大周天。主要是通过内视元气弥漫于丹田之间,达到顿悟境界。 第四阶段是化神还虚,需要长时间的内观,通过深刻洞察和探索,最终领悟到真我本源,回归到宇宙之中,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通过这四个阶段和四个境界的修炼,我深深理解到阴阳相互作用的重要性,掌握了内外合一、虚实相生的道理,实现了人的真正长寿和超脱。我对养生长寿修炼流程有着深入的认知。内丹修炼的四个阶段和外丹修炼的炉鼎、八种基本原料等基本步骤都深入我心。 在内丹修炼的第三阶段中,我领悟到一个叫做“十月养胎”的炼法,就是通过用入定的方法,让元神在身体内发育成长,就像母体怀胎生长儿童一样。这是“炼性”,可以帮助人返老还童、延年益寿。 第四阶段是炼神还虚,是最高的境界。我要求自己关闭耳目口三室,让真人潜深渊,浮游于规中。最终在“颜容浸以润,骨节益坚强”的同时,也净化了众阴邪,达到了“化形成仙”的长生久视目标。 另外,我所炼制的外丹又称“金丹”,同样基于大易和黄老的原理,基本原料有礬石、戎塩、朱砂、雄黄、云母、空青、硫磺、雌黄共八种(又称“八石”),还需要用炉鼎等工具。 我按照炼丹基本程序,首先将这八种基本原料合成为“六一泥”,再将其加热,精心炼制,最终得到一颗颗拥有强大药效的金丹,可以帮助人们达到长寿久视之梦想。 通过这些修炼,我深刻理解到内外合一的道理,领悟了阴阳调和的妙法,实现了人的真正长寿和超脱。我也有对炼丹的实际经验和深入研究,比如魏伯阳在《周易参同契》一书中所介绍的炼法。 首先,我要准备好水银和2/3铅,将其放在铁器内加热,制成“玄黄”;然后用赤土作釜,内外涂上三分厚的六一泥,并晒干十天,制成容量有八升至一斗的赤土釜。将丹砂放入釜中,再用六一泥封固,以马粪和糠作燃料,在烧三十六天经过三次大变,最终炼出了“金液还丹”,这就是魏伯阳在炼丹中用到的基本步骤。 除了这些基本步骤,我还有领悟到各种古人经典的丹经中的智慧,比如万古丹经王所述,赞誉在海内外广为传颂。在我云游长白山时,我获得了《龙虎经》,并在往来京都洛阳和故乡密县之间,得到了《三十六水法》、《太清金液神丹经》以及《黄帝九鼎神丹经》等“火记六百篇”。这些都是古人炼丹经验和智慧的结合体,是古人在人类生命科学研究方面的杰作,也是当时化学、冶炼学发展的里程碑。 而我在接受了古人和当时人的炼丹理论之后,开始了实验养炼,不断实践与长期反复,最终获得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深刻自我领悟。同契》后,我深思熟虑了很久,面对这个矛盾:若将自己的炼丹成果公之于世,不法之徒会借此欺世盗利,自己将受到天的谴责;但如果不公之于世,又会失去传承,将是终身十分遗憾的事,这让我内心十分纠结。 最终,我决定用自己高深的文学修养和精湛的文字表达能力,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之于世,并让丹道这门技艺得以延续发扬。我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写进了一本名叫《周易参同契》的书中,这本书是仿照东汉时期“易纬参同契”而起名的。这本书中包含了“大易”、“黄老”和“炉火”等三道公同的经典,代表了我对丹道炼丹技艺的全面探究和总结。 我的《周易参同契》被后世尊为“万古丹经王”,成为了炼丹术的重要经典之一。我在炼丹的道路上走得坚定而执着,决心将自己对炼丹的研究成果继承下去,并打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成为炼丹术在历史长河中的伟大开创者之一。我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周易参同契》传给了两个人,一个是名字不可考、可能是从事的官员徐从事,另一个是洛阳市长淳于叔通。徐从事成为了这本书的第一位注释者,但他不愿显露自己的姓名,因此在注释本上也隐去了自己的名字。淳于叔通是个喜好道术,擅长占卜的人,曾在汉桓帝的时候担任过节徐州县令、洛阳市长等职,后来他弃官归隐,养性修真去了。《周易参同契》就是通过他们两个人而流传下来的。 晋代葛洪的《抱朴子内篇·遐览》提到的《魏伯阳内篇》是否就是指《周易参同契》,今天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了。 至唐代,《周易参同契》开始被著录和注疏。五代时蜀地的彭晓、南宋的朱熹都有注本流传。后来经过注家们的研究,引起了学者们的重视,不过他们都是从丹学的角度去研究的。两年前,我作为广州中山大学化学系的教授,将《周易参同契》译成了英文。这个举动引起了世界学术界的重视,苏联的《苏联大百科全书》和《普通化学教程》都对此书作了介绍。英国李约瑟博士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第三部分专门探讨了《周易参同契》的科学内容,更引起了国外学术界的关注。 之后,这本书开始在出口转内销,再度引起了中国科技界、宗教界、气功界、哲学界等领域的广泛注意。这也是“万古丹经王”一词传播开来的开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