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祯农书】农桑通诀集2耙耢篇第五诗解2春耕随耢秋待白背耕耢合作水田转毕则耙后耖耧种挞土 题文诗:
齐民要术:耕地深细,不得趁多;看土干湿, 随时盖磨.待一段地,总转耕了,横盖一遍. 每耕一遍,盖两遍最,后盖三遍,纵横盖之; 种麦地五,月耕三遍,种大麻地,耕五六遍. 加倍盖之,但依此法,除虫灾外,小小旱干, 不至全损,縁盖磨数,多故又云:春耕寻手, 而耢秋耕,待白背耢,盖春多风,不即耢则, 致地虚燥;倘秋田湿,湿速耢则,恐致地硬. 又曰耕欲,廉劳欲再.凡已耕耙,欲受种地, 非耢不可;谚语有曰:耕而不耢,不如作暴. 窃见世人,耕了仰着,土块并待,孟春盖若, 冬乏氷雪,连夏亢阳,徒道秋耕,不堪下种! 然耙耢功,非但施于,纳种之前,亦有用于, 种苗后者,齐民要术:苗既出垅,每一遇雨, 白背时輙,以鐡齿耙,纵横耙而,耢之耙法: 令人坐上,数以手断,去草草塞,齿则伤苗, 如此令地,熟软易锄,省力此用,于种苖后. 南方水田,转毕则耙,耙毕则耖,故不用耢. 耕陆地者,犁而耙之,欲其土细,再犁再耙, 后用耢乃,无遗功也.北方又有,所谓挞者, 与耢相类,齐民术云:春种欲深,宜曵重挞; 春气冷生,迟也不曵,挞则根虚,虽生輙死. 夏热生速,曵挞遇雨,必致坚垎;春泽多者, 或不须挞,必欲挞者,须待白背,湿挞令地, 坚硬又用,曵打场圃,极为平实.今人下种, 耧种后用,砘车碾之;然执耧种,者须腰系, 轻挞曵之,使垅土覆,种稍深也.或有耕过, 田亩土性,之虚浮者.亦宜挞之,打令土实. 今当耕种,用之故附,于耙耢末,然南人未, 尝识此盖,南北习俗,不同故不,知用挞功; 至于北方,逺近之间,亦有不同,有用耙而, 不知用耢,有用耢而,不知用耙,亦有不知, 用挞者今,并载之使,南北通知,随宜而用, 使无偏废,然后治田,之法可得,论其全功. 【原文】 齐民要术云:耕地深细不得趁多;看干湿,随时盖磨。待一断总转了,横盖一徧。每耕一徧盖两徧,最后盖三徧,还纵横盖之;种麦地以五月耕三徧,种麻地耕五六徧,倍盖之,但依此法,除虫灾外,小小旱干,不至全损,縁盖磨数多故也。又云:春耕寻手耢,秋耕待白背耢【盖春多风,不即耢则,致地虚燥;秋田湿,湿速耢则恐致地硬】又曰:耕欲廉,劳欲再。凡已耕耙,欲受种之地,非劳不可;谚曰:耕而不劳,不如作暴。窃见世人耕了,仰着土块,并待孟春盖,若冬乏氷雪,连夏亢阳,徒道秋耕不堪下种也!然耙劳之功,非但施于纳种之前,亦有用于种苗之后者,齐民要术曰:苗既出垅,每一遇雨,白背时,輙以鐡齿耙,纵横耙而耢之,耙法:令人坐上,数以手断去草,草塞齿则伤苗,如此令地熟软,易锄省力;此用于种苖之后也。 南方水田转毕则耙,耙毕则耖【耖见农器谱】,故不用耢。其耕种陆地者,犁而耙之,欲其土细,再犁再耙后用耢,乃无遗功也。北方又有所谓挞者,与耢相类,齐民要术云:春种欲深,宜曵重挞【春气冷,生迟,不曵挞则根虚,虽生輙死】。夏气热而生速,曵挞遇雨,必致坚垎,春泽多者,或亦不须挞,必欲挞者,须待白背,湿挞令地坚硬也。又用曵打场圃,极为平实。 今人凡下种,耧种后,惟用砘车碾之;然执耧种者,亦须腰系轻挞曵之,使垅土覆种稍深也。或耕过田亩土性虚浮者。亦宜挞之,打令土实也。今当耕种用之,故附于耙耢之末,然南人未尝识此,盖南北习俗不同,故不知用挞之功;至于北方逺近之间亦有不同,有用耙而不知用耢,有用耢而不知用耙,亦有不知用挞者【耙劳挞并见农器谱】今并载之,使南北通知,随宜而用,使无偏废,然后治田之法,可得论其全功也。 【原文及注】 【齐民要术】云:耕地深细,不得趁多。看干湿,随时盖磨。待一段总转了,横盖一遍。每耕一遍, 盖两遍,最后盖三遍,还纵横盖之。种麦地,以五月耕三遍。种麻地,耕五六遍,倍盖之。但依此法,除虫灾外,小小早干,不至全损,缘盖磨数(shu音硕)多故也。又云:『春耕随手耢,秋耕待白背耢。盖春多风,不即耢则致地盧燥;秋田湿,湿速劳,则恐致地硬。又日:『耕欲廉,耢欲再。』凡已耕耙欲受种之地,非耢不可。谚日:『耕而不耢,不如作暴。』窃见世人耕了,仰着土块,并待孟春盖,若冬乏冰雪,连夏亢阳,徒道秋耕下堪下种也!
然耙耢之功,非但施于纳种之前,亦有用于种苗之后者。【齐民要术】曰:『苗既出垅,每一遇雨,白背时,辄以铁齿耙纵横耙而耢之。 耙法:令人坐上,数以手断去草;草塞齿则伤苗。如此令地熟软,易锄省力。』此用于种苗之后也。 南方水田,转毕即耙,耙毕既耖,耖见依器讲】。故不用耢。其耕种陆地者,犁而耙之;欲其土细,再犁再杷后用劳,乃无遗功也。
北方又有所谓『挞』者, 与耢相类。【齐民要术】云:『春种欲深,宜曳重挞。春气冷,生迟,不曳挞则根虛,虽生辄死。夏气热而生速,曳挞遇雨,必致坚(he 音何).春泽多者,或亦不须挞;必欲挞者,须待白背,湿挞令地坚硬也。』又用曳打场圃,极为平实。 今入凡下种,耧种后,惟用砘车碾之。然执楼种者,亦须腰系轻挞曳之,使垅土覆种稍深也。或耕过田亩土性虚浮者,亦宜挞之,打令土实也。今当耕种用之,故附于耙劳之末。然南人未尝识此,盖南北习俗不同,故不知用挞之功。至于北方,远近之间,亦有不同:有用耙而不知用耢,有用耢而不知用耙,亦有不知用挞者。耙.劳、挞,并见农器避】。今并载之,使南北通知,随宜而用,使无偏废,然后治田之法,可得论其全功也。 【译文】 【济民要术】说:耕地务要深细,不得逞快贪多。看土壤干湿合宜,随时盖摩。一段地再次耕完了,就横盖一遍。(上过羼肥的地],每耕一遍,盖两遍,最后盖三遍,仍是一横一竖地盖。种麦地,五月后耕三遍。种大麻地,耕五六遍,盖的遍数加倍。只要依着这样办,除虫灾外,小小干早,不至于完全损收,原因是盞摩遍数多的缘故。又说『春耕随手就耢,秋耕等土表白背时再耢。 春天多风。不随手耢就使地虚燥。若秋田湿实。湿则速耢只怕使地坚硬。又说:『犁地要细窄,耢地要再遍。』-切已经耕耙完准备下种的地,非耪不可。俗话说:『耕而不耢,不如作耗。』『我看世俗人秋耕之后,总是仰着土块,等到正月再盖,如果冬等雨雪贫乏,直到次夏又接连干早,白白地埋怨秋耕不堪下种!』另外耙榜的功效,不但用在种前的整地,也有用在种后中耕的。 【齐民要术】说:『种苗既已长出境沟,每次雨后土表自背时,就用铁齿耙一横一竖耙过,随即粉平。耙的方法:叫人坐在耙上,频领用手别去齿草:杂草塞住耙齿,会伤苗。这样,使地熟软,容易锄,也省力。这是用在苗期中耕的。
南方水田,再次耕完了就耙,耙完就耖,耖见【农器讲】. 所以不用耪。至于旱地的整治,犁后也用耙;不过要使土壤细熱,在再耕再耙之后,仍应用情,农功才不致缺漏。
北方又有一种所调『挞,跟耢相类似。【齐民要术】说:春种要深,该拖重挞。 [夏种要浅,径直搁着任它自然长出。]春事天气冷,出苗迅不拖哒购概虚浮着,即使出背也顿死。夏天气温高,发苗快,拖钻后遇附一淋,必然使土壤坚结。春季雨水多的时候,也许不必拖挞;必须拖达时。该等到地面白背,因为湿达会使地坚硬的。』又,挞用于拖压晒场,压得极其平实。
现在农民下种,凡是楼种的,只用石纯子磙碾。不过,掌耧的人,还该辰间系着轻挞在后面拖压,使得播种沟覆士稍为深些。或者耕过的旧亩土性虚浮的,也该用挞将土打实。现在耕种时用到它,所以把它附记在耙耢后面。然而南方人并不认识这东西,由于南北习俗不同,所以不知道用挞的功效。至于北方,远近各 地也有不同:有的用耙而不知道用耢,有的用耢而不知道用耙,也有不知道用挞的。把劳、挞,并见【农器消】。现在一并写上,使南北互相知晓,各随所宜应用,不致偏废,然后经营田亩的方法,才谈得.上全功。 【注释】 耖: 形制特点:耖为木制,圆柱脊,平排九个直列尖齿,两端一、二齿间,插木条系畜力挽用牛轭,二、三齿间安横柄扶手,是用畜力挽行疏通田泥的农具。元代王祯【农书·农器图谱】载:『高可三尺许,广可四尺。上有横柄,下有列齿,以两手按之,前用畜力挽行。耕耙而后用此,泥壤始熟矣。』 耧:释义: 东汉崔寔【政论】:『(汉)武帝以赵过为搜粟都尉,教民耕殖。其法三犁共一牛,一人将之,下种、挽耧,皆取备焉。日种一顷。』由耧架、耧斗、耧腿、耧脚、导种管等构成。有一至四脚耧,以两脚耧、三脚耧居多。一人在后扶耧,且行且摇,耧脚开沟。盛在耧斗内的种子,通过导种管和空心耧腿落入沟内,部分翻起的土自动覆盖种子。可条播各种谷物和蔬菜。行距一致,下种均匀,提高了播种质量。山西平陆枣园西汉晚期墓室壁上画有三脚耧。在北京清河镇出土了西汉铁耧脚。东汉以后,全国各地广泛应用耧播,沿用到清末。

作者 admin